中文种子播撒到阿拉巴马

    [来源] 《人民日报海外版》     [发表时间] 2017-04-14 14:01:52 
 


图为汉语教学课堂现场

来到美国阿拉巴马州多森市3个多月,我和同事袁群英老师的中文教学也初见成效。在学校走廊里遇见学生时,他们会礼貌地用中文向我们问好。下课时,我们会用中文互道“再见”。一次在餐厅遇见一个小男孩,男孩热情地用中文问我:“你好吗?”这有些出乎我的意料,因为问句并不是课堂练习的重点。我高兴地回答:“我很好。你好吗?”男孩自信地回答道:“我很好。”这让初到美国从事中文教学的我倍感欣慰。

学习了百以内的数字,学生们逐渐掌握了如何用中文表述年龄、日期,了解了跟中国相关的基本信息——一座长城、两条大河、三山五岳、四大发明、五十六个民族等,也知道在中国遇到紧急情况要拨打不同的求助电话。之后,我们开始学习颜色。

颜色的学习以2008年北京奥运会吉祥物福娃宣传片作为导引。五个福娃的颜色分别对应奥运会旗五环的颜色——蓝、黄、黑、绿、红,也跟五行大致对应。借助福娃熊猫晶晶,学生们学习了黑、白两种颜色,也了解到晶晶谐音京京,取自中国首都北京。在巩固拓展环节,我们借用学生熟知的动画片《小马宝莉》中的角色云宝(Rainbow Dash)引出彩虹的颜色——红、橙、黄、绿等,并以太极图(图中包含“阴”“阳”二字)巩固黑白两色的学习。一个4年级男孩注意到太极图中白色部分含有黑色,黑色中含有白色,我便借此机会跟学生们分享了中国的阴阳、平衡理念。正所谓“不愤不启,不悱不发”,当其时而教。

因为不同的颜色在不同文化中的涵义有所不同,我和同事联系中国传统与当代习俗向学生们介绍了红(婚嫁、过年)、白(丧葬)、黄(古代皇权)等颜色的文化意义,并通过歌曲《说唱脸谱》让学生们了解了京剧艺术中不同颜色脸谱的涵义。我们还给学生准备了美猴王、青衣等脸谱,让学生在涂色的同时复习颜色的中文表达。圣诞前夕,我和同事为学生们准备了五颜六色的卡纸,带着他们一起复习学过的颜色词语,并练习用中文道一声“圣诞快乐”。我们还鼓励高年级学生在自己精心装饰的贺卡上写下这句中文祝福。

对于同事和我而言,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学生们对中文课的热忱以及他们在课后的活学活用。与此同时,我们还收获了孩子们深情的拥抱。我们的学生甚至包括孩子们的带班老师——他们也跟着学生们一起练习、抢答。由于学生们通常坐在不同颜色的地毯上听课,下课时,凯丽泉小学学前班老师佛罕(Forehand)、4年级老师阿曼(Aman)、5年级老师苔丝(Tice)和玛伦( Mullen)还会用中文一一说出地毯的颜色,让学生依次起立。

凯丽泉小学是多森市首家开设中文课程的小学。在谈及中文课程时,凯丽泉小学校长蒂斯穆克(Wanda Dismukes)女士指出,凯丽泉小学是一所具有多元文化背景的学校。中文课让学生们有机会接触到不同于本土文化的语言文化,认识不同文化的相似性并包容其差异。学生们非常喜欢中文课,老师和家长的反馈也很好,期待通过持续的中文课程为学校营造多元的文化氛围。

凯丽泉小学是2015年特洛伊大学孔子学院在阿拉巴马州开辟的又一个中文教学点。每一个新增的孔子课堂和教学点都见证着特洛伊大学孔院人的锐意开拓和执著奉献。目前特洛伊大学孔子学院已在蒙哥马利、特洛伊等地设立8所孔子课堂和21个孔子学院教学点。

回顾特洛伊孔子学院建院以来的历程,美方院长徐弘博士感慨万千:“由于临近墨西哥,汉语缺少像西班牙语那样的地缘优势,中文课程和中国文化活动的开展面临很大挑战。9年来,我带着孔院教师走遍整个阿拉巴马州,行程逾13万公里,访问学校百余所,开展讲座 250余场、汉语角270次、各种大型活动80次,组织阿拉巴马州大学生、中学生、艺术家、政界、商界及教育界知名人士中国行27次,参与人数达12万余人次。现在,阿拉巴马人对中国已不再像以前那样陌生。中国游客来到阿拉巴马州,在机场、宾馆、饭店会有人用中文问候你,甚至用中文跟你简单交谈。可以说,特洛伊大学孔子学院正在把中文及中华文化的种子播撒到阿拉巴马的每一个角落。而孔院自身也从当初寄人篱下、只有一间家徒四壁的办公室,发展到现在设备齐全的独立办公大楼。”展望未来,徐弘院长充满激情地说:“特洛伊大学孔子学院会利用现有资源不断扩大中文及中国文化在阿拉巴马的影响,并加强与美国东南部其他孔院的交流合作,让‘中文热’‘中国热’在美国持续升温,助力中美两国关系的良性互动。”

(《人民日报海外版》2017年04月14日 第09版 作者 唐庆)